校友風采

品質“上海青”托起大民生 ——寫在上海市“菜籃子”工程三十周年之際

發布時間:2018-07-16  閱讀次數:3730

“菜籃子”工程之于特大型城市上海,茲事體大;蔬菜之于上海市“菜籃子”工程,舉足輕重。

“提到上海的蔬菜產業,印象最深的是兩件事:一是1996年底上海蔬菜集體中毒事件,引起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朱镕基的特別關注;二是2008年全國性冰雪天氣災害,上海蔬菜市場出現劇烈波動。”上海市委農辦、市農委原副巡視員陳德明說。

陳德明曾任上海市蔬菜科學技術推廣站站長、市農委蔬菜辦主任,不算他讀大學前在浦東農村干活的那段日子,從1978年成為蔬菜專業大學生那天算起,至今已有40個年頭。40年不曾離開蔬菜產業,并因此成為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農業技術推廣研究員,經歷過的事數不勝數,脫口而出的兩件事,道出了上海“菜籃子”工程的重中之重——保蔬菜特別是綠葉菜的質量安全和平穩供應。

“上海青”是一種小白菜,但在上海人眼里,“上海青”代指所有的綠葉菜。在祖國的天南海北,在大洋彼岸的美國,在近鄰日本,“上海青”作為上海蔬菜產業的代表,是上海這座城的民生歷史鑄就了其品牌。在品質生活時代,上海又將如何厚植“上海青”?

“追求品質生活是上海大都市的重要特征,只有不斷提升上海地產蔬菜品質,實現周年均衡供應,才能保障市民的品質生活長青。”上海市農委總經濟師施忠說。

陳德明的回憶讓記者觸摸到“上海青”的歷史脈動,施忠的話,把記者的目光引向未來。

依靠品種創新保品質保均衡供應

初夏時節,上海市農科院迎來“2018長三角蔬菜綠色發展高峰論壇”。在此期間,還舉辦了上海首屆優質青菜品鑒會,來自國內外的10位蔬菜專家和40位上海市民代表投票選出了上海地產青菜金、銀、銅獎。

“雖然金牌還是被‘華王’摘了,但自主產權的‘新夏青’系列品種獲得了銀牌和銅牌。這說明‘華王’‘一統天下’的格局已經被打破,自主產權品種正在超越之中。”談到上海地產蔬菜品種及現狀,上海市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副主任張瑞明如數家珍。

“華王”是日本育種者在“上海青”種質資源基礎上培育而成的青菜品種,因為耐熱,品質好,上世紀90年代末引進后,幾乎壟斷了上海夏季蔬菜品種,直到上海成功培育了耐熱、抗病、品質優良的“新夏青”系列品種,才奪回了一半的市場份額。

“解決冬淡問題,還可以通過設施提升來解決。夏淡就必須依靠品種創新了,‘華王’現象是市場的真實反映,如果不是這幾年在耐熱耐寒蔬菜品種選育上有所突破,‘華王’還會壟斷下去。”上海市農科院設施園藝研究所所長朱為民說。

“菜籃子”工程30年以來,上海蔬菜產業經歷了保數量到保質量的轉型,上海市農科院功不可沒。自上世紀70年代開始,上海市農業科學院在全國率先進行青菜抗病育種的研究,首創室內外重復交叉篩選的鑒定方法,采用室內外人工定向抗病性鑒定篩選技術和高代自交系育種技術,先后育出了“矮抗青”“夏冬青”“小葉青”等青菜系列品種。選育的青菜品種曾獲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上海市科技進步一等獎等榮譽,并在上海及國內20多個省市推廣應用,種植面積超過200萬畝。

但是,面對“華王”的壟斷,育種團隊不得不淡化那些光輝歲月,把現實壓力變為創新動力。

記者在《綠葉菜周年生產新品種新技術》一書中看到,上海不但擁有了自主知識產權的耐熱“新夏青”系列新品種,還有“艷春”等耐寒新品種。

育成這些新品種,除了農科院育種團隊外,也有市場化育種企業的貢獻。

談到耐熱、耐寒的蔬菜品種,育了一輩子蔬菜種子、在全國頗有知名度的“民間育種專家”歸福江很是感慨。

“凡是來自上海的好品種在全世界都被稱為‘上海青’,這說明啥,說明咱上海的蔬菜種質資源好。這是財富,上海一定要保護好,丟了,被人家拿去了,就可惜了。”

歸福江自學成才,作為上海長征蔬菜種子公司創始人,他把自主研發作為公司第一任務,將公司改名為上海申耕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之后,這一定位還是不變,依舊專注于甘藍等十字花科蔬菜品種的選育和繁種。

記者了解到,這些年,“長征”系列青菜種子和“新夏青”系列被譽為上海自主創新蔬菜品種的雙子星,“長征”青菜種子年銷售達到500多噸。

2001年,歸福江去美國考察,認識到了“上海青”的價值,聯想到“華王”種子的價格是上海本地品種的20倍,就憋著一股氣,他要挑戰“華王”。

記者在上海申耕公司采訪時看到,會議室的桌子上堆滿了種子樣品袋,兩位年輕的姑娘正在歸類處理。

“別看我們公司不大,請的人才可是來歷不小,她們是中國農業大學畢業的呢。”歸福江看到記者注意到這個細節,轉移了話題,語氣充滿自豪。

2015年畢業于中國農大的姑娘名叫劉姬云,2016年慕名來到上海申耕,吸引她的,是公司在育種方面的成就。

她說:“你看我們會議室上掛的匾額,上面是毛主席的話:‘有了優良種子,即使不增加肥料、勞動力,也可獲得較多的收成’,我相信在這樣的公司里一定能作出成績來。”

農業的競爭力說到底要看種業的競爭力,“上海青”要保障大都市品質生活長青,也得靠自主創新品種。令人欣慰的是,“上海青”已經形成了自主創新的產業鏈。

“有了產業技術體系,超越‘華王’成了蔬菜育種、推廣、生產主體共同的心聲,除了超越‘華王’外,上海已經把目光轉向更加優質營養的上海本地蔬菜,市民的品質生活將得到進一步保障。”上海市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主任朱建華說。

未雨綢繆實施“機器換人”戰略

“三天不見青,兩眼冒金星”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上海市民對綠葉菜新鮮、好看、好吃的“挑剔”程度與日俱增。要保障上海市民的品質生活,除了培育出優質營養的蔬菜品種,還要解決勞動力的問題。

“機器換人”的戰略共識應時應勢而生。夏至,正午時分,位于奉賢區莊行鎮漁瀝村的上海綠煜蔬菜種植合作社基地氣溫已經超過了30攝氏度,合作社負責人殷春煜得知記者的來意,敞開了心扉。“這兩年我投了不少錢,添了不少蔬菜機械器具。沒辦法,露地、大棚種菜都很辛苦,會種菜、愿意種菜的人越來越難找,機械化是被逼出來的。”

上海綠煜蔬菜種植合作社的產品直供市區各大醫院食堂,為了穩定和擴大直供市場份額,理事長殷春煜堅守著高品質、多樣化、高性價比的經營策略,2012年成立合作社之后,基地很快成為蔬菜規?;?、標準化的榜樣。

200多畝設施菜地,日均供應6噸,種類多達20種蔬菜,算上殷春煜共50個人,顯然忙不過來。兩年前,他不得不轉向“機器換人”。

如何在8字形棚里實現機械化?殷春煜有他的思路,也取得了可觀的效益。

記者在基地看到各種機器,有格羅威遙控履帶自走式旋耕機、悅田滅茬機、井關作畦機,有矢崎電動播種機、矢崎針式氣動精密育苗播種機,還有鼎鐸蔬菜移栽機等。依靠這些機器,以往需要4個工人干4個小時的清棚、耕翻、整地、作畦、播種等工作,如今一個小時就可以完成了。

“蔬菜機械還達不到買來就能用的水準,肯定要結合實際進行改進。改進工作不能局限在某個環節,要在耕、種、收全程機械化理念的指導下才有效。聽說上海這方面走在全國前列,希望加快引進好的蔬菜機械,消化吸收好的技術,真的等不起。”殷春煜說。

市場“倒逼”經營主體“機器換人”,上海市農委審時度勢,將蔬菜機械的引進、消化、吸收和再創新工作列為上海市科技興農重點攻關項目,并組織上海市農機所、上海交大、上海市農科院等單位形成“產學研推”的聯合攻關體。

記者通過上海市農業機械研究所了解到,通過與上海交通大學等單位組建技術攻關組,消化和吸收了意大利蔬菜機械技術后,成功研發了“1ZQ-160蔬菜作畦機”“2BZ-140蔬菜播種機”和“4GCZ-160自走式葉菜收割機”三種綠葉菜生產成套裝備,自動駕駛和割臺自動仿形功能全國領先。

上海綠葉菜生產機械化進程,因此取得了突破性進展,上海雞毛菜工廠化生產也取得了歷史性突破。

上海市農機所總工程師陸春勝告訴記者,制約蔬菜機械研發的影響因素很多。上海蔬菜機械化最鮮明的特點是,從一開始就明確了耕、種、收全產業鏈機械化的理念,從而保障了研發效率。

全產業鏈機械化的理念已經深入到產學研推領域每個人的心里,這可以從農機所“十三五”發展規劃中看出眉目。農機所明確,在推進蔬菜生產設施化、機械化等方面發揮科研顯著作用,并明確了主攻蔬菜機械研發的兩個重點:一是研發適合目前郊區標準化園藝場設施菜田綠葉菜生產的小型耕種收機械;二是研發“十三五”期間高標準設施菜田的綠葉菜生產機械,并參與蔬菜水肥一體化配套機械的研發。

“在理念和實踐的關照之下,我們農機所以及相關聯合部門都明確了各自的目標。相信在政策支持下,通過協調創新,上海蔬菜機械化程度在不遠的將來會有較大的提升。”上海市農機所所長顧士連說。

將政策引導進行到底

“小青菜里見大民生!”過去的30年,這句話不僅屢屢見諸報端,更是在市民中流傳。這句話既體現了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擔當,又贏得了上海市民的口碑。不可否認,不管是盛夏還是寒冬,也不管是緊缺時代還是追求品質生活時代,上海地產蔬菜特別是綠葉菜的安全、平穩供應,沒有一個城市能出其右。

“上海地產蔬菜安全、價格平穩關鍵得益于政策導向,為了保障消費者和生產者權益,上海不斷探索不同時期的管理辦法和保護政策,在全國引起較大反響。”施忠說。

上海農業的精細化管理曾引來“無數英雄競折腰”,精細絕非一日之功,這凝聚了與時俱進、創新探索的心血,并體現在蔬菜產業上。上海率先提出了“菜籃子”工程,并在第一時間把蔬菜生產特別是綠葉菜納入重點。

為了保障品質安全,上海率先取締了甲胺磷等劇毒農藥的使用。為了產銷無縫對接,上海率先推出“菜籃子”區縣長負責制,進入二十一世紀第二個10年,上海又率先探索蔬菜產銷的價格保險制度。

2010年,上海推出了“冬淡”青菜成本價格保險;2011年,上海緊接著推出了“夏淡”青菜成本價格保險。該保險約定,如果在保險期間主要綠葉菜的平均零售價低于保單約定零售價,保險公司將按比例給予菜農賠償。

上海在國內率先探索建立綠葉菜成本價格保護體系的舉措,引來無數人的關注。然而,上海并沒有因此“稍息”,2013年、2014年,連續推出菜農高溫人身意外險、露地種植綠葉菜(青菜、雞毛菜)氣象指數保險。

擁有如此溫情而又市場化的保障體系,上海的菜農自然有能力抵御“菜賤傷農”,上海的市民也無需擔心菜價波動。

“菜籃子”工程30年來,“上海青”的品質安全、穩定供應能力在挑戰中獲得成長。但是,上海蔬菜園藝場的經營模式還比較單一,規?;?、標準化程度還不高,只有引進大的龍頭企業,才能告別蔬菜產業小老板經營散戶種植的模式,蔬菜的加工、冷鏈等能力才會自覺跟上,上海地產蔬菜的周年均衡供應、安全品質才能更上一層樓。

記者從上海市農委蔬菜辦了解到,上海蔬菜通過品牌化實現優質優價是不二選擇,上海已經劃定了50萬畝蔬菜保護區。

毋容置疑,上海劃定50萬畝蔬菜保護區是當今最大的政策導向,為未來5年到10年留足了蔬菜發展的空間。

 

轉載自《 農民日報 》( 2018年07月13日   01 版)

Copyright 2016 上海交通大學農業與生物學院    訪問舊版
地址:上海市閔行區東川路800號 電話:021 - 34205866 備案:滬交ICP備20101025

欢乐彩票|官网登录